今日澳洲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梵蒂冈让步 实拍:北京教堂恢复弥撒了

[复制链接]
AFP/VOA 发表于 2018-2-15 04:3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时间2018年2月14日,一名天主教徒在北京宣武门教堂参加圣灰星期三(Ash Wednesday)举行的弥撒。近日,中国的天主教团体正在等待有关梵蒂冈是否会在60多年的外交疏远后重建与北京的关系的消息。有报道说,梵蒂冈同北京有望达成协议,在长期僵持不下的关于中国大陆主教的争议方面妥协,彼此承认对方任命的一些主教,据传甚至同意让两名教廷任命的中国教区主教让位于北京认可的主教人选。(图源:AFP)

  


  2月1日,中国新宗教规定生效,梵蒂冈同意承认由中国共产党任命的地下教会主教,甚至为此还使两名供职已久的人选让位。这是新规生效后,挤满人的宣武门教堂。(图源:AFP)

  


  梵蒂冈和中国于1951年断绝了外交关系,也就是在共产党掌权两年后。1957年,中国成立了中国天主教爱国会,负责监管天主教会。梵蒂冈尽管部分承认爱国会司铎主持圣礼的权威性,但并未完全承认该机构。一位天主教徒正在祈祷。(图源:AFP)

  


  弥撒中,教友在聆听圣道及参加圣祭。目前的中国,几乎所有社会团体的权利都受到了更多的限制,未注册的宗教团体,例如地下天主教会举行聚会和仪式的难度会更大。(图源:AFP)

  


  在中国,天主教的势力正在收缩。中国目前有1,000至1,200万天主教徒,与40年代末共产党掌权时教徒所占人口比例大致相当。相比之下,新教迅速扩张,被普遍视为中国增长最快的宗教。一位天主教徒在教堂沉思。(图源:AFP)

  


  教皇若望·保禄二世(John Paul II)和本笃十六世(Benedict XVI)都曾主动向中国政府提出解决争端,但在两人的任上,谈判都停滞不前或失败。天主教徒在祈祷。(图源:AFP)

  


  路透社2月2日引述不具名梵蒂冈高层消息称,中国大陆与梵蒂冈教廷有关大陆主教任命问题的框架协议已准备就绪,有望在几个月内签署。七名被中国政府“自行祝圣”的主教,将得到教宗“赦免”,成为梵蒂冈教廷认可的合法主教。而两名忠于梵蒂冈教廷的中国大陆主教,则会让位给中国官方指定的主教。(图源:AFP)

  


  宣武门教堂的神父赵庆龙在主持弥撒。(图源:AFP)

  


  赵庆龙表达了对中梵关系改善的热切祝愿,同时强调祈祷的功效,谨慎含蓄地述说对报道所指宗教传播在中国一些地方遭遇困扰和阻力的情况感到无奈,希望地下教会与公开教会成为团结的一家人。(图源:AFP)

  


  神父、主教举行弥撒,必须穿着祭服。参礼的执事及辅祭员也都需着礼服。一位执事在为教徒祈福。据梵蒂冈高层消息称,根据正式协议,梵蒂冈将在未来中国大陆主教的任命问题上有话语权。该消息人士称“这不是个很棒的协议,但我们不知道10年、20年后的情况如何。可能会更糟。协议签订后,天主教会在中国仍像笼中鸟,但笼子会大些。我们还要逐寸争取更大空间。”(图源:AFP)


北京神父谈中梵关系及对地下教会看法


有报道说,梵蒂冈同北京有望达成协议,在长期僵持不下的关于中国大陆主教的争议方面妥协,彼此承认对方任命的一些主教,据传甚至同意让两名教廷任命的中国教区主教让位于北京认可的主教人选。有评论认为,上述传闻一旦成为现实,将对中梵关系和中港台的宗教、社会及政治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尤其在宗教信仰空间仍受管控、传教活动在许多地区尚未能公开化的中国大陆,正在受到各方高度关注和香港宗教届人士的公开批评。记者周日采访了北京宣武门天主堂一位神父,他表达了对中梵关系改善的热切祝愿,同时强调祈祷的功效,谨慎含蓄地述说对报道所指宗教传播在中国一些地方遭遇困扰和阻力的情况感到无奈,希望地下教会与公开教会成为团结的一家人。

记者:咱们这儿跟罗马教廷关系现在如何?

赵庆龙神父:现在我们一直在做祈祷,希望中梵关系早日正常化。

记者:有两位罗马教廷认可的主教要让位给中方认可的主教,有没有听说这件事?

赵庆龙神父:我注意到了网上的信息,但是教会这一块还没有证实。只是从网上、从微信圈子里看到的消息。教廷作为我们教会的最高领导作出的决定,我们教会都会服从,但是教会高层并没有给出明确的信息,或者让我们怎么做,只是别人在猜测。猜测的东西不能作为教会的定论,或者教会的声音。作为神职人员,我们唯一能够见效果的,就是我们的祈祷方式是最好的。别的猜测都是别人的理解,不能作为教会的观点。

记者:中国教会在主教任命问题上是否有发言权?

赵庆龙神父:中国教会本身是普世教会的一个地方,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愿,整个天主教会怎么决定,那是要互相协商的。不能说我们表达个人的意愿就是我们的决定。作为中国人来说,表述我们的声音是应该的,至于怎么表述,表述的角度,每个人的观点都是不一样的,但是不能代表中国教会的声音。

记者:如果让位传闻属实,是否感到中国教众被出卖?

赵庆龙神父:不存在出卖利益的问题。就我个人来说,我看到这个信息后,从我的感觉来说,第一是妄加猜测教廷的决定。另外是误断,或者是用自己的理解方式说中国主教任命应该是什么样的。

记者:目前地下教会与官方认可的教会并存,若中梵建交,能否解决地下教会问题?

赵庆龙神父:从教会当局,中国天主教作为普世教会的一员,他不会说不管,更不会说落下哪一个,因为他是一个整体。因为我不是当局,也不是哪一个领导层的,我只是作为神父,愿意视教会为一个团体,而不是公开的或者不公开的,那是以前的说法。现在逐渐距离已经缩小了,也是在教会合一的号召下,大家都是一家人、一个信仰、一个系列。只是个人的人为。但是从教会来说,教会的神职队伍,包括教徒,都是愿意教会是一个整体。个人是个人的意愿,不是我们不让人家表述。但是教会的神职人员和真正的教徒愿意圣教会的家是一个团结的家。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国多地拆教堂、拆十字架现象?这种情况是不是对宗教自由的一种干预?

赵庆龙神父:不能用直接的定论说是干预。所谓的干预,我的理解就是主要在福传的时候、讲道的时候、行教会圣事的时候,受到了干扰和障碍,这叫做干涉。至于建筑,那是另外一种介入的办法或手段,不能说这种行为就是干涉宗教自由、信仰自由。从我个人来说,建筑归建筑,信仰的传承是不同的方式,比如说,干涉我们在教堂举行圣祭,或者说不让我们祈祷,这是真正的干涉宗教信仰自由。因为教堂不可能无缘无故盖起来,对吧?它是有地方准许的,是吧?人家没有干涉到信仰自由不自由,那是规划的问题。建筑的东西是属于规划的,属于地方的,不能用简单的东西给人家定论,我觉得不太准确。

记者:有没有听到被强拆教堂的教众反应和抱怨?

赵庆龙神父:从网上能够看到,现在是信息化时代,这个免不了的。所以我们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就祈祷,我们没有别的办法。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观点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繁體中文| 联系我们|今日澳洲  

GMT+10, 2018-5-21 07:42

© AusToday.com.au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