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澳洲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美国之音:中国P2P投资者之殇 怪政府还是怪自己

[复制链接]
美国之音 发表于 2018-8-11 17: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星期,中国近万名因为在网贷平台P2P投资而血本无归的投资人计划在北京发动大规模维权活动,但是遭到警方四处围追堵截,导致抗议活动胎死腹中。据目击者描述,当局在北京金融区排列了120多辆大巴,而且在旅馆和公共交通工具清查维权人士,阻止他们采取行动。曾经一度被中国官方大力推广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频频出现“爆雷”现象,政府为何不追查犯事人,反而下大力维稳受害者?从毒奶粉,假疫苗,到P2P平台,中国社会信用缺失的根源何在?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中国时政评论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讲人小民先生;纽约独立时事评论人士横河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小民说,中国政府对本次金融难民防范严密,从他们的交通工具到入住旅馆都一一掌控,访民因此没有能够获得成功。当局的维稳是真正的维权,就是维护自己的统治权力。为此,他们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当局情报准确,控制精细,访民的所有举动都一一掌控,应该是耗费了巨大的资源。而维权的民众则根本没有权利更没有权力,缺乏基础,无论思想意识还是维权方式和方法都是原始的,没有严密的组织和部署,与当局“维权”的力量对比悬殊。总之就是当局全力以赴,民众无力应付。



  小民说,至于爆雷的P2P平台究竟有多少,数字各种各样,说法莫衷一是,不过都没有依据。我看到国内有个报道说,总体涉及数字是7万亿元,不过也没有来源。如果每人7万元的话,可以算算涉及到多少人口。P2P加速爆雷,几乎是每月翻倍,5月30多家,6月增加到60多家,7月则达到150家;而越是爆雷晚的平台能量越大。比方说,被广泛认为不可能跑路的深圳“投之家”,7月20号也跑路。其累计用户多达287万,总金额为266亿元,余额29亿元;如果每人损失三万元,有10万人被坑。有观点认为,P2P  平台在6月前后开始爆雷,恰逢中美贸易战前后。随着贸易战加速、经济压力增大,这样的庞氏骗局没有新人加入的话当然会加速崩溃。

  中共向来善于吸取危及统治的反面教训,以避免重蹈覆辙。事实上,P2P爆雷之所以会越演越烈,根本不是经济本身的规律,而是政府蓄意纵容甚至串通导致的恶果。众所周知,政府监控一个公司比监控一名受害者要容易得多。在税务方面,中共一直拒绝采用国际标准监控个人税收,而在P2P问题上却反其道而行之,对个人严加监控,这难道不奇怪吗?虽然我们没有具体证据来证明中共与P2P平台相互勾结,但是,我们看到的事实却让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共当局一开始就在制度层面上放弃监控。2015年,银监会等四部委便出台了一个所谓的P2P管理暂行办法,其总原则是“以市场自律为主,行政监管为辅”。这等于公开告诉诈骗机构,能骗多少是他们的运气,政府不干涉。

  小民说,对于P2P是合法高利贷的说法,我认为是一种相当负面的表示,是污名化。因为,P2P真正的利息仅仅比银行高出一点点,并不是高利贷。高利贷之说对这些投资人不公平。P2P的投资人不见得都是有余钱的中产阶级。从某些个例看,投资人群非常广泛,很多来自底层。据报道,一名清洁工工作6年攒了几万元之后放到了P2P,后果可想而知。还有,其中很多是节衣缩食的老人。而那些损失在上百万以上的肯定是中产。不过,底层损失的钱数不大,却是一生的积蓄,他们被断了活路。他们比损失百万的中产更加悲惨。这些人都是我们的一部分,很值得同情。当局不作为,甚至同流合污,必然导致民间的怨恨和不满。本次P2P受害者群体庞大,一个人牵涉一个家庭甚至涉及几个家庭。

  独立政治评论人横河说,有评论说,中国的群体维权很难凝聚力量,我认为不一定。大陆的各种人群都有利益受损现象。这些人的维权虽然跟民主运动不同,不会有长远目标,而只是维护自己内部的权利。但是,政府权力只要一侵犯到不同的领域,受害者就会出现、就会维权;政府侵犯完一批人之后开始侵犯下一批,新的受害者又会出现。每个新受害群体都是没有经验的,之前都是过正常日子,没想到自己权利会受到侵害。中共将来的经济危机会越来越严重,侵权行为也会越来越加速,被侵犯的群体会越来越多。各个群体各自维护自己的权利,并不瞄准改变制度。一旦各个群体都受到侵犯的话都会维权,这就会危及当局者的权力稳定。

  




  横河说,   P2P作为投资平台,本来是扮演中介角色、在投资人和实业之间牵线搭桥。但是,很多平台则渐渐开始着手融资而自己投资,这与中介的作用相背离了。我们看到,中国实体经济在下降,外资和港台资本在加速退出,这就导致P2P的无以为继和加速崩溃。此外,当局可能要清理金融界,这样的风声更引发金融界的恐慌。中共最乐于搞一刀切,他们不按个案处理而是一阵狂风落叶,快刀斩乱麻。这样的不确定性也造成平台急速崩盘;贸易战也有负面影响。总之,本身有重大问题的P2P在全国这么多,本身很不正常,本身就具有巨大的爆炸潜能。

  P2P浙江杭州最多,那里的特色就是新型网络和金融电子商务。这个现象是政府的政绩,后者用各种方式吸引人们前来建立P2P创业,这样,政府能够获得利润。中国各级政府尽管不公开,但是财政困难是有目共睹的,它们很快会被巨额债务压倒。房地产已经不可能继续,地方于是鼓励企业来注册P2P。从法律上说,政府至少可以收税,暗中还能获得更多分成。小民说,没有证据,但是我们看到的事实就是官商勾结。中国政府在全国可以进行成熟的人脸技术监控。有人做过实验,发现一个人在全国的天罗地网中仅仅可以自由跑7分钟。那么,为什么圈钱者就是找不到?他们的目标更大、更容易找。实际情况应该是政府放风让他们携一定资金逃跑,剩下的钱拱手交给政府。此外还有其他可能吗?所以,这样的灾难,政府理应负全部责任,民众找政府是合理不过的。极权政府既然掌握所有权力,就应该负所有责任。

  横河说,有一种说法,认为百姓不该触碰金融市场。其实,这与市场本身没有关系,完全是政府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共的政策一直是倾斜的,是给上面小部分人制造敛财机会,让他们占尽优势。无论股市还是金融P2P都涉及制度圈钱,爆盘是一定的,只是时间问题。至于百姓应该咋办?我认为他们横竖都是受政府宰割而无力自保。2008年金融危机后就是通货膨胀,现在也是通过货币贬值对付贸易战。老百姓不投资就是资产缩水,没有别的办法。而投资又完全受制于统治者。从投资角度看,百姓永远玩不过中共。中共制定政策、执行政策,老百姓手中没有任何抗衡的工具。这就是政党独裁给民众造成的后果。

  作家、独立政论人士陈破空说,本次北京警方几乎全城戒严,出动全部警力来对投资者围追堵截,大路上部署上百警力,小路上过十,大小路口全部封锁;北京之外则是海陆空封锁,包括取消上海到北京的航班等等。杭州体育场更是用来看住数十万计的金融维权人士。本次维权人数之多和时机之敏感都是前所未有的。受害者可能几千万甚至上亿,而上访到北京的人数不详。认为8月6号的事件还没有完结。“围追堵截这个词汇中共历史上过去共使用过两次,一次是国共内战时的早期国民党对共产党和后来的共产党打国民党。89·64时期军队围堵抗议者是第二次;现在再次使用则是第三次,给人感觉就是中国再次面临内战边缘。我认为,在中国,经济维权市场庞大,远远大于政治维权。无论是卡车司机维权、吊车司机维权,还是假疫苗维权,到本次P2P进入到高峰,经济维权应该还没有结束。

  如果说本次事件是政府不作为言之太轻,其实是政府故意不监管甚至故意制造了这场最大的庞氏骗局。我们看到,P2P自始至终都有官府参与,是官府名巧立名目洗劫民财,是一场阴谋。P2P出现在2007年,2012年达到高峰,一路都获得官商背景的背书。早期有官媒推广,广告到处都是,让民众上当受骗;中期则是政府任其发展故意不管,而监管受害者则是无比有力,甚至把他们当作维稳对象和黑恶势力;后期出事则是进一步不作为,公安接到报案不行动,政府为让商人跑路故意放风。郭树清突然说过,如果你的投资利息被许诺可以在10%以上,要准备好拿不到本金。政府通过把P2P定性非法之后,便可以没收资金填充国库。这是习近平的第三次抢劫,第一次是把金融大鳄的资金收归国库;第二次是豪夺以范冰冰为首的明星艺人;第三此就是本次的P2P。这是世界史无前例的庞氏大骗局。

  陈破空说,现在有两种谬论,一种是民众贪心,政府不负责任;另一种是应该投资者自己负责,而不是政府。中国人是不是贪心,这个今天不做展开。但是在市场条件下,尤其是中国的重商文化、一切向钱看氛围下,老百姓没有更多的选择。他们政治上没有权利,只好追逐经济利益,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心态。哪怕是别的国家,投资人只要听说有6%、8%、10%的投资工具,都会去追求。中国物价飞涨、通货膨胀,中国人的合法投资渠道本来就少,股市、汇市双崩塌,房市又涨到了顶点,当发现了p2p的时候,人们自然会趋之若鹜,而且这些趋之若鹜的主要也不是什么低端人口,而多数是中产阶级,甚至包括体制内的公务员和警察。但是,如果没有政府的背书,人们不会去投。正因为有政府的背书,人们才会走入陷阱。所以,这一切不能归结于人民贪心。如果说个人投资,股市高或者低,利息高或者低,当然由人民去承担风险。但是现在连本金都拿不出来,平台携款而逃,人财都不知所终,这就是刑事犯罪了,人们当然要去追究。另外,没事的时候,政府说党领导一切,有事的时候,党不负责任,这是什么逻辑?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观点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繁體中文| 联系我们|今日澳洲  

GMT+10, 2018-10-22 02:34

© AusToday.com.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