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澳洲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被中国气疯了?心理专家:特朗普精神出了问题

[复制链接]







8月23日晚间,发生了很多大事。其中,最值得关注是鲍威尔在美联储央行年会上的讲话和贸易争端。美联储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会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美国经济扩张;但随后美方于8月24日凌晨宣布,将提高对约5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税率。在此过程当中,美股再度出现暴跌,道琼斯期指大跌超过600点,市值蒸发近1万亿美元。8月份以来,美股跌幅已超2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5万亿)。今年五月份,美股曾因为贸易争端大幅杀跌,市值蒸发超过英国GDP。



那么,接下来,A股是否也会受到美股影响呢?分析人士认为,短期之内的扰动或许是难以避免,但就中长期而言,市场稳定的大局并未发生改变。而多位接受券商中国采访的业内资管人士表示,从指数的角度来看,市场未必会有太大跌幅。因为在市场结构上,一些能够支持指数的股票估值较低,股息率则相当高。至于博弈性的筹码,则可能在预期差的时候,出现大量抛盘。

特朗普“扰动”

中美贸易战于北京时间2018年3月23日凌晨打响,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基于美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对华“301调查”报告,指令有关部门对从中国进口约600亿美元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

此消息震惊全球市场,上证综指收跌3.39%,深证成指跌4.02%,创业板指跌5.02%。全球市场都感受到了贸易战的威力,美国市场也不例外,道琼斯指数跌1.77%,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2.43%,标普500指数跌2.1%;香港恒生指数跌2.45%,日经225指数跌4.51%,韩国综合指数跌3.18%,台湾加权指数跌1.66%,澳大利亚ASX200指数跌1.96%。

在过去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全球贸易争端不断升级,也频繁扰动着全球市场。全球的投资者也正在经历“从陌生到熟悉,从害怕到适应,但不知道未来会怎样”的过程。在这段时间里,全球股市经历了波折。美国股市今年虽然创出历史新高,但在贸易争端激烈的时间里,波动幅度相当大;中国及其他主要经济体的股市此前亦受到一些影响。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预期不稳定”,这也是资本市场最害怕的东西。

不确性的根源在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现阶段,特朗普最大的政治需求应该是选票,而令他收获票源的应该是美好和稳定的经济前景。但他于去年发起贸易争端之后,全球经济前景正在变得黯淡,稳健的美国经济近期的PMI制造业数据也出现衰退迹象,期限国债的倒挂也在佐证这一论点。就连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都表示,贸易争端在影响经济的发展,这是美联储现有框架不能解决的问题。

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在错误的时间发动一场不断激化的贸易争端呢?有观察人士指出,特朗普是在以一个商人的角度在管理一个国家,对于国际贸易并不了解,对于比较优势在经济发展和国际贸易中的作用没有敬畏,所以才会酿成今日之时局。

近期甚至有人认为,特朗普的精神出了问题。曾警告称特朗普精神问题的心理专家Lance Dodes称,特朗普最近的行为表明了他的认知能力在下降、精神状态在恶化……本周特朗普因丹麦拒绝出售格陵兰岛而取消访问,并称首相恶心。说自己是“天选之子”,还转推赞美自己是以色列之王的文章。《纽约时报》亦于近日刊出推文称,特朗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没有一丝讽刺意味地将脸转向太阳,并宣称:“我是被选中的人”。

且不管特朗普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行为的不确定性,决策的随意性,早已让市场苦不堪言。以周五晚上美股为例 ,当晚道琼斯指数仅低开0.5%,投资者可能普遍预期中国在关税问题上的反击属于正常行为;随后,美联储主席的讲话对冲掉了空头情绪,市场一度转暖。但随着特朗普的非理性连续发推,市场上的恐慌情绪开始蔓延,美股快速杀跌,最终演变成了一场大跌。最后,他还发推称,美股杀跌可能与众议员赛斯·莫尔顿退出2020年总统竞选有关。

至此,很多投资者可能已经忍不住要“吐出一口老血”,走到今天,全球市场竟然已经演化成一场“猜心游戏”。然而,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显然也不是最后一次,那么啥时候是个尽头呢?这是令市场无比头痛的问题。

特朗普搬出这个法“命令”美企离华 被批精神错乱

“这是一个想要成为独裁者的人精神错乱的体现。”当地时间周六(24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比尔·维尔德(Bill Weld)对特朗普周五一连串激烈言辞评价道:“一位美国总统居然说出‘美国企业特此奉命...’这样的话,实在是令人发指。”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临近2020年大选,当天清晨还在吹嘘其支持率的美国总统,在中方宣布对美“反制措施”、美联储“毫不作为”后终于“失去理智”,要求美国企业立即寻找替代中国的方案,妄图彻底割裂中美数十年来的经贸往来,以逼中国就范。

此番言论引发热议。在一年一度的G7上,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都在呼吁:避免贸易战。而美国商会也第一时间拒绝特朗普,多家美媒也质疑总统是否有权这么做。

不过,特朗普又一次搬出1977年《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1977 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IEEPA)声称,其“绝对有权命令”美国企业停止与中国做生意,并断言这就是“最终结论”。

之所以说“又一次”,是因为去年3月便有美媒指出,特朗普政府考虑启动“国家紧急状态”,以限制中国对美科技投资。

当时,商务部研究院美大所副所长周密便指出,从采取紧急状态的原因看,美国采取IEEPA进行的制裁绝大多数是由于出现战争、动乱、恐怖主义威胁、侵犯人权、跨国犯罪等事件。

他补充道:如果IEEPA的实施导致美国与他国经贸关系发生重大调整,损害美国经济利益、冲击就业市场,造成“国家更不安全”,是与IEEPA的初衷不符的。

对此,美国际贸易委员会前官员罗伯特·罗高斯基(Robert Rogowsky)也在当时判断,中美经贸摩擦升级的最坏状况,就是使用IEEPA。

进一步,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警告贸易不确定将伤害美国经济之时,VOX新闻则提醒道,无论如何,特朗普都不太可能把美企拉回家,相反,对华启动IEEPA将使贸易摩擦升级,毫无疑问会加剧对本国经济衰退的恐慌。



维尔德转发特朗普推特截图

紧急状态多因战争、动乱、恐怖主义、跨国犯罪

1977年12月,IEEPA由美国第95届国会通过,美国前总统卡特签署生效。

根据法案,当美国遭遇到对国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经济的非寻常的来自外部的强烈威胁时,总统有权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后,以阻止交易、冻结资产或没收与威胁相关的国家或个人在美资产等制裁方式予以应对。

截至目前,美国政府以IEEPA为由采取的制裁仍然有效的还有30项,涉及伊朗、哥伦比亚(贩毒)、苏丹、伊拉克、叙利亚、朝鲜、俄罗斯、乌克兰、南苏丹、委内瑞拉等十几个国家,以及中东、西巴尔干等地区,还有多项为全球范围。

观察者网梳理发现,现有制裁中仅有6项是2000年之前颁布的,其余24项均为本世纪的行政令。

因此,据周密当时介绍,从采取紧急状态的原因来看,已有的制裁绝大多数是由于出现战争、动乱、恐怖主义威胁、侵犯人权、跨国犯罪等事件,只有2001年生效的13222号行政令是以避免《出口管理法》过期为目的,且《出口管理法》应对和管理的主要问题也是国家安全。

“换句话讲,如果IEEPA的实施反而导致美国与他国经贸关系发生重大调整,损害美国经济利益、冲击就业市场,造成‘国家更不安全’,是与IEEPA的初衷不符的”。

他当时还补充道,IEEPA给予美国总统的授权较为广泛,既可以是全面的干预,也可以是重点的打击。

“在认定处于国际紧急状态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可以干预、许可或调查任何与国家安全相关的外汇交易、银行支付、证券买卖,以及进出口、投资等各项活动,禁止或限制美国公民或企业与相关国家开展经贸活动”。

在探讨IEEPA能给予特朗普何种权力时,美国法律界人士也很“懵圈”。

24日,《纽约时报》引述曾担任商务部官员赖因施的观点称,该法案不会允许特朗普命令美国公司离开中国,但可能会让阻止未来的对华投资。

另外,吉布森邓恩律师事务所(Gibson Dunn)的国际贸易律师朱迪思·艾莉森·李(Judith Alison Lee)表示,特朗普下令企业从中国搬迁的建议,似乎超出了该法案的预期范围,但该法案太宽泛,可能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

企业最有可能对这样的命令提出质疑,但目前还不清楚法院将如何裁决。

哈佛大学法学教授杰克·戈德史密斯(Jack L. Goldsmith)在推特上表示,根据上述法案,法院倾向于支持总统行使最广泛的权力。

因此,对抗特朗普的最后一道屏障将是国会。



IEEPA截图

观察者网查阅发现,美国会参众两院需要通过共同决议,结束国家紧急状态,该决议不需要总统签署。

《纽约时报》也提到:“如果足够多的共和党和民主党联合起来推翻总统的行动,国会可能会以一项决议结束全国紧急状态。这将需要参众两院各占三分之二的席位。”

文章还提出,国会可以修改法律。

今年,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发布报告指出,《紧急权力法》越来越广泛、越来越离奇的使用,可能会被行政部门视为越权。

“毫无疑问会加剧对美经济衰退的恐慌”

VOX提到,特朗普是迄今为止第一位利用该法案为关税“辩护”的总统。最近一次的受害者是墨西哥。

当地时间5月30日,白宫突然宣布,从2019年6月10日开始,美国将对从墨西哥进口的所有货物征收5%的关税。当时,特朗普发布了一篇语气强硬的声明指出,为解决美国南部边境的紧急情况,他将动用IEEPA,理由是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

经过数日谈判,两国终于在6月7日达成协议,墨西哥在移民问题上作出妥协,换回美国暂时叫停征税;19日,墨西哥国会参议院以114票对4票的压倒性优势,表决通过这项新的北美贸易协定。

因此,《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贸易政策专家詹妮弗·希尔曼(Jennifer Hillman)的观点称,就算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特朗普仍然缺乏将现有投资撤出中国的权力。

“(尽管)特朗普能够阻止未来的美国资本转移至中国,并使与中国做生意变得困难,但这些行动将对美国企业的利润产生不利影响”。

另外,VOX指出,特朗普的说法“不正确”,总统不能下令企业关闭在华的工厂。由于还未宣布与中国的贸易是国家紧急状态,总统目前的能力仅限于关税等措施。

进一步,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警告贸易不确定性将伤害美国经济之时,文章更是提醒道,无论如何,特朗普都不太可能把美企拉回家,相反,对华启动IEEPA将使贸易摩擦升级,毫无疑问会加剧对经济衰退的恐慌。

美三大股指“闪崩”

在陷入维尔德口中的“精神错乱”之前,特朗普23日清晨,正在推特上吹嘘其在党内高达“94%”的支持率。

当时,他尤为关注的美股,已经小幅反弹了近一周,道指也重新站上26000点。

然而,就在美股开盘前,中方宣布对原产于美国的约750亿美元商品采取“必要反制措施”。收到消息后,特朗普立即在推特上点名美联储“出招”。

不曾想,正当他和整个市场都在期待美国货币政策彻底“转向”之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盘中的讲话不仅丝毫不提“降息”计划,还将贸易政策可能引发经济不确定性的责任,推给了美国政府和国会。

至此,特朗普被彻底“激怒”,并自10点57分开始,3分钟内连发6条推特,不仅直指美联储“毫无作为”,还说出了“美国公司特此奉命立即寻找替代中国的方案”此类“令人发指的”话。

自10点59分开始的10分钟内,道琼斯指数“闪崩”432点。最终,道指收跌623点,标普500、纳斯达克盘中均跌逾3%。



值得一提的是,距离美股收盘前1小时,当时道指跌幅已达到573点,特朗普却利用选情“找补”称:(下跌)也许是因为民主党人塞思·莫尔顿(Seth Moulton)退出了总统竞选。

两小时后,仍然是在推特上,“气急败坏的”美国总统宣布:提高对约5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税率。

随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也公布了细节:9月1日起将对价值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5%关税,而非之前特朗普宣布的10%;另外,目前被征收25%关税的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税率将在10月1日升至30%。

“如果真这样,谁敢买美债?”

早在去年3-4月,美媒便频频爆料,美政府正评估针对中国投资启动IEEPA的可能性,而且已经设立专门的办公室。

除此以外,美财政部官员还在研究如何利用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对中国企业投资施加更严格的准入。

而最令外界担忧的是,除了在并购领域的限制性措施外,IEEPA还规定,在“美国国家安全保障和经济利益遭受重大威胁”时,美国政府可冻结、没收外国持有的美国资产。

换言之,在非常时期,美国可据此法冻结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甚至一笔勾销美国对中国的欠债。

因此,第一财经当时援引罗伯特·罗高斯基的话称,中美经贸摩擦升级的最坏状况,就是使用IEEPA。

对于这种最坏情况的假设,当时,有多年对美谈判经验的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高级研究员周世俭指出:如果真这样,谁还敢买美债?

事实上,特朗普并非没有对华使用过“国家紧急状态”等招数。

把时钟拨回5月15日,当时,特朗普签署行政令,以“科技网络安全”为由,要求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并向美商务部赋权,允许后者禁止美国公司购买“外国敌人”生产的电信设备、技术。

随后,美商务部将华为及其70个分支机构列入“实体清单”。但仅仅5天后,美商务部就允许华为在90天内继续购买美国厂商的产品。

结果,既符合情理,也符合预期,8月19日,美国第二次暂缓对华为的“禁令”。当天,美商务部长罗斯宣布,将把华为购买美国产品的“临时通用许可证”再延长90天。



视频截图:罗斯19日在福克斯商业频道节目中露面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观点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繁體中文| 联系我们|今日澳洲  

GMT+10, 2019-9-23 13:37

© AusToday.com.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