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澳洲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香港抗争者警告自由世界:中共影响力已到家门口

[复制链接]
美国之音 发表于 2019-9-18 15:3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由之家主办“危机中的香港:来自前线的声音”研讨会



被北京封杀的知名粤语歌手何韵诗说,在6月12日的“反送中”集会上,她第一次尝到了催泪弹的滋味。

《立场新闻》记者何桂蓝说,7月1日,七八个“白衣人”在地铁站台用木棍和金属棒把正在直播的她殴打在地。

香港社会工作者白艾荣说,过去几个月来,每天晚上,他的团队都会接到十通左右的救助电话,表达想要自杀的心情。

华盛顿时间星期二(9月17日)下午,在民主倡导团体“自由之家”于美国国会举行的“危机中的香港”研讨会上,与会者有机会听到这些来自香港抗争最前线的声音。



被北京封杀的香港知名歌手何韵诗


自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以来,何韵诗便是成为抗争者中的代表人物之一。她认为,当下警方对民众使用的暴力程度和五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五年前,他们更加克制,现在他们一下午就会用几百发催泪弹和橡皮子弹,”她说。

何韵诗记得,第一次被催泪弹袭击时,她颇为猝不及防。当时,她还和警方发生了争执。

“现在我不会那么做了,因为那些警察疯了,”她说,仅仅三个月前,民众还可以和警方交涉,但现在警察根本不在乎。他们会随意地推搡、殴打乃至逮捕示威者。

一个年轻瘦小的女生戴着抗争者的标志性服饰——黄色头盔,黑色口罩和护目镜出现在当天的研讨会上。出于安全考虑,她以LV的名字自居。

LV刚从高中毕业,在今夏的”反送中”运动前,她从没参与过任何抗议活动。6月9日,她和数以万计的香港人一道参与了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游行。她说,和大多数香港人一样,他们不相信中国的司法系统。

LV说,起初,她只参与了一些外围活动,包括为前线示威者提供物资,但是当看到那么多无辜市民被催泪弹袭击时,她开始参与急救的志愿工作,也越来越接近抗议活动的核心。

“在前线,我最大的恐惧是,当我们逃离防暴警察时,看到其他抗议者摔倒,”她用颤抖的声音说,“我知道他或她会被抓、被打,但我只能抛弃他们,继续跑,我不能让自己被抓到,否则我们下一次的抗争中就会少一个人。”



香港民主人士罗冠聪接受美国之音访问


出席当天研讨会的香港民主活动人士罗冠聪说,这场抗争不仅仅关乎香港,这是两种不同价值观的战斗。

“30年前苏联解体的时候,人们认为“我们会迈向同一的方向——西方民主,”罗冠聪说,那些政治学者的预言并没有实现,“当下我们生活在一个分裂的世界,一个意识形态对立的世界,有人把这称作是一场新冷战。”

一个月前来到美国留学的罗冠聪也是这场意识形态之争的焦点。在西方媒体中,他是香港雨伞运动中涌现出的学生领袖,以23岁之龄当选为香港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后被北京剥夺了议员资格。他因为民主活动入狱,也因此与黄之锋、周永康一道被提名2018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在中国官方眼中,他却是“暴力示威策划者”、“港独头目之一”。

“当我刚到美国留学时,我被卷入了一场严重的,精心策划的网络骚扰和宣传运动,明显是中国共产党发起的。他们针对我,抹黑我,试图集结网上攻击,甚至一度升级到对我的个人安全构成不利影响,”他对美国之音说。

对于共产党宣传机器的抹黑行动,香港歌手何韵诗也再熟悉不过。自2014年雨伞运动以来,她便被北京全面封杀。她的名字不得出现在大陆媒体上,她也再没有任何来自大陆市场的商业收入。

何韵诗强调,香港的抗争是一场“全球战斗”,她呼吁国际社会与香港并肩而战。

“我们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她说,“任何相信普世价值——自由、尊严、公义——应属于所有人的人,你们应该和我们站在一起,因为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影响力已经到了这里。你们不是隔岸观火地看着香港,它已经来到了你的家门口。”

“自由之家”8月发布的报告说,过去十多年来,香港的民主程度显著下跌。中国政府对当地事务的干预日渐加强。该组织建议,香港政府立即永久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立法;确保警察避免对抗议活动使用暴力;调查并起诉攻击抗议者的警察;向中国政府明确表示港府不需要中国人民解放军来应对香港的抗议活动。

美国会两党议员表示力促《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通过



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和何韵诗等人星期二(9月17日)出席美国国会听证,呼吁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来自国会参众两院两党的多位议员表示,他们会力促法案通过。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作证时表示,香港正处在一个关键节点,希望美国与港人站在一起,站在人权与民主一边。

他说:“习近平不太可能在即将到来的10月国庆70周年之前有什么强硬举动,但没人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让坦克开进香港虽然荒谬,但并非不可能。”

他和出席作证的香港歌手、社运人士何韵诗以及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崑阳等人呼吁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不是要求所谓外国干预,也不是要求香港独立。”何韵诗在听证会上说,“这是恳求普世人权,恳求民主。”

今年6月由佛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和新泽西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得到众多两院两党议员的联署。法案要求国务院提交有关香港自治的年度评估报告,这可能会导致香港失去独立经济区地位,对香港产生经济影响。

2014年“雨伞运动”学生领袖黄之锋认为,“北京不应两者通吃”,一方面享受香港特别经济地位所带来的好处,一方面又试图剥夺港人的自由。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还没有付诸表决,但是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和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本星期都会举行会涉及香港议题的听证会。

CECC联合主席、同时也是法案发起人的鲁比奥(Marco Rubio)说,法案目前在与众议院协调内容,纳入国务院的一些建议,有望下周在参议院的(外交关系)委员会进行投票。

他说,香港自治对美国利益至关重要,法案能为美国政府提供更多工具,对中共侵蚀香港自治做出强有力并且灵活的回应。

他在听证会上说: “只要香港民众长久以来珍视的自由受到威胁,香港作为国际贸易投资中心的地位就会受到威胁,威胁并不是来自我们,而是中国共产党施加的。我认为,美国和自由世界早就应当对此做出回应。”

CECC另一位联合主席、麻萨诸塞州联邦众议员麦戈文(Jim McGovern)说,虽然议员在很多议题上分歧很大,但是在香港问题上,立场高度一致。他说,众议院相关委员会已经表示,会对法案采取行动。

“我相信,也许可以给你们一个保证,我们会促使法案通过,”他在听证会上说。

过去三个多月来,香港的抗议风潮不断,到现在仍未有平息的迹象。示威活动从最初反对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大陆的逃犯条例修订,已经演变为更广泛的民主抗争。示威活动中不断发生暴力冲突。

中国指责美国是香港抗议示威的幕后黑手,指责美国议员提出有关香港的议案是“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一直关注中国人权的新泽西州联邦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说,将香港抗议归咎于美国或这届国会是中国政府的“懦夫宣传”(coward propaganda)。

他认为,只有中国和香港政府要对港人的不满负责,也只有他们能够让抗议示威和平结束,那就是回应和处理示威者要求真普选和独立调查警方暴力的诉求。

在2014年就提出《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的史密斯议员说,有人说香港的事情纯属商业(the business of Hong Kong is business),过去有不少人反对将贸易与人权挂钩,但现在越来越清晰的表示,香港的事情事关自由。他说,港人努力维护的是这个城市繁荣所依赖的基石。

他对美国之音说:“香港人权活动人士展现出的巨大勇气,几乎让那些不想支持法案的专家和某些政治人士蒙羞。我们必须要重估我们的香港政策。我们必须尽可能让作恶者承担最大责任,通过拒发给他们签证、拒绝他们在美国做生意等措施。”

法案在国会通过之后,还需总统签字才能成为法律。

在香港问题上,特朗普总统曾表示,人道解决香港问题有助于美中达成贸易协议。他之前曾称香港抗议活动是“骚乱”,还说这是中国和香港之间的问题。

鲁比奥参议员说,他与特朗普总统谈论过法案和美中关系等议题。他相信,这项在国会两院和两党获得强烈支持的法案如果在国会获得通过,总统会签署使之成为法律。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观点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繁體中文| 联系我们|今日澳洲  

GMT+10, 2019-10-23 23:15

© AusToday.com.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