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澳洲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外宣:香港废青的最大靠山,倒了!都是什么鬼?

[复制链接]
酷玩实验室 发表于 2019-12-4 07: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众所周知,这世界上有三件事情,是我们“只听说过,没见过的”。

鱼香肉丝的“鱼”,牛肉面里的牛肉,和灯塔国的民主。

而美国“民主之光”的传播,离不开美国的非政府组织(NGO)。

就在昨天,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针对美方执意将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成法的无理行为,中国政府决定自即日起暂停审批美军舰机赴港休整的申请”。

同时,对“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人权观察”、“自由之家”等在香港修例风波中表现恶劣的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



相信很多人都对这几个名字比较陌生,它们,正是我们日常谈到的“境外反华势力”。

在大多时候,这个词是作为“背锅位”存在的。久而久之,不少公知会拿这个点来作为突破口:

天天说什么“境外反华势力”,哪有那么多的“境外反华势力”,都在哪呢?

今天,官宣了。

01

在中国,想成为一个意见领袖,挺难的。你得在某一领域有突出成就,或者是有作品为人熟知,再不济,你也得长得好看,做个网红、时尚博主什么的。

但在美国,成为一个意见领袖很简单——只需要89美元的注册费和75美元的年费,你就能成为一个非政府组织(NGO)的董事会成员。

即使这个董事会,就你一个人。



早在美国独立前,NGO就有了一定的雏形。

当时的美国还是分散的殖民地,殖民政府并不能提供医疗、教育等一系列的社会服务,美国人就聚在一起,成立一个团体,自己想办法解决。

1731年,本杰明·富兰克林成立了费城图书馆公司。在当时的美国,书还是奢侈品。

而费城图书馆公司,是当地第一家对外开放的图书馆。人们只需要缴纳很少的会费,就可以从图书馆借书。

1736年,富兰克林成立了第二家NGO——费城志愿消防队公司。富兰克林出钱买消防设备,志愿者值班做消防工作。



有了费城的成功案例,美国独立后,NGO模式就得以在全国推广。

美国有奴隶制,就出现了反奴隶制度社团;美国男性酗酒,就出现了妇女禁酒联合会;美国有了环境污染问题,就出现了环保团体。

随后,美国政府宣布对NGO实行免税。这一政策发布后,NGO更是犹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到了1946年,美国登记在册的非政府组织,就有20多万个。

那时候的非政府组织,确实没有政府的影子。它们更多的,是填补政府职能的缺失。



许多社会事物以及社区服务,都在公众的监督下,通过非政府组织提供,这样既节约了政府成本,又可以避免贪污。

一时间,NGO成为推动社会良性发展的代名词。

但在冷战期间,国家才是国际体系中的主要行动者。军事和安全,才是摆在国际关系领域最重要的命题。

硬权利,才是掌握国际话语权的关键——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

所以主要关心人权、社会、经济、文化等领域的美国NGO,只能在本土活动,国际影响力并没有那么大。



20世界80年代初,西方国家兴起新公共管理革命。在全球推行完全私有化、市场化与非管制化的新自由主义。

相应的,他们提出了一个叫做“民主援助”的概念——不是民主国家的,帮你成为民主国家,刚成为民主国家的,帮你巩固民主制度。

说白了,就是拉拢“小弟”。

这时,肯定不能以国家为主体办事,这样不仅会落得一个“干涉别国内政”的罪名,还会被别国人民所抵制。

而在意识形态上具有天然优势的NGO,开始登上国际舞台。



1982年,美国政府给美国民主基金会、亚洲基金会和欧亚基金会等部门拨了一大笔钱,就让他们研究一件事——如何才能让美国NGO,在国际社会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这一作用,当然是输出美国的民主制度和价值观念。

在这一理念的支持下,1983年,美国专门成立了一个NGO——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



NED致力于支持颠覆美国眼中的“独裁政权”,或阻止这些政权壮大力量的团队。

讲的直白一点就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美国看谁不爽,就支持它的反对者。

在最初的时候,NED还只是搞一些小动作。

1983年,NED资助了波兰的反政府组织“团结工会”。1985年,NED又向反对法国社会党的右翼团队输送了140万美元的经费。



在这个过程中,NED也摸索出了一套经验。

比如要培养反对派的领导人,参与公民教育,为想参加到政治活动中的年轻人提供成为领袖的训练机会。

渐渐地,NED开始不满足于一些偷摸活动,它决定联合美国政府资助的其他NGO,搞一票大的。

这一系列活动,就是大名鼎鼎的“颜色革命”。而美国NGO,也将自己的经验,固定成了模式。

1990年,美国制定了“支持新生独立国家计划”——不惜一切代价在独联体各国,“培养民主氛围”。



美国情报机构选取了25个可能发生动荡的国家,这份名单,就是美国NGO接下来的工作方向。

NGO的第一站,就是南斯拉夫。

从1990年开始,卡耐基基金会就加大了美国学者对南斯拉夫进行学术交流的资助力度。美国学者开始频繁进入南斯拉夫。

而这些人的使命,就是为情报机构搜集资料,以及接触南斯拉夫的亲西方阶级。

与此同时,“记者无国界”、索罗斯基金会等NGO,也加大了对南斯拉夫的政治渗透。



他们在南斯拉夫成立许多“青年俱乐部”,用各种活动吸引南斯拉夫的年轻人加入,并逐步进行政治化、组织化,借此培养了一大批亲美的骨干团体。

终于,2000年,美国的机会来了。

1999年,北约轰炸南斯拉夫长达78天,南斯拉夫民众开始对政府有所不满。

在NGO的示意下,这些年轻人和反动派开始上街游行,要求南斯拉夫政府下台。但由于反对派没有抓到更多的当时领导人的黑点,这些游行最终都无疾而终。

NGO把目光,放在了即将到来的南斯拉夫大选,他们要在这次大选中,将南斯拉夫彻底颠覆。



2000年初,NGO在匈牙利成立了“促进南斯拉夫民主办公室”,不少美国高官前往坐镇。

同年3月,24名南斯拉夫反对派领导人在抵达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希尔顿饭店,参加NGO组织的“非暴力抵抗讲习班”。

在这里,他们学会了如何组织罢工、罢课,如何克服恐惧,以及一系列的手势暗语。

很快,这批人就返回南斯拉夫国内,与NGO在南斯拉夫成立的一个学生组织“OTPOR”,展开了一系列“街头政治”活动。

而这些参与游行的年轻人的食宿、旅费和“劳务费”,都由NGO买单。

反对当时领导人米洛舍维奇的呼声突然高涨起来。最终在10月的选举中,米洛舍维奇辞职下台,亲美政权上台。



尝到甜头的NGO如法炮制,开始了“征服世界”的旅途:

2001年,美国NGO驻格鲁吉亚使馆设立“促进格鲁吉亚民主办公室”,并参与格鲁吉亚反政府势力的培训。

同时,美国国务卿帮办帕斯科迅速抵达格鲁吉亚,与反政府势力掀起“玫瑰花革命”。原本亲俄的政府下台,亲美政府成立。

2004年,美国NGO在乌克兰投入6000万美元,派遣1000多人前往乌克兰的14个州,培训反对派,策划“橙色革命”。

2005年,美国NGO成功策划了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



2011年,美国NGO成功策划了埃及的“莲花革命”,并在那一年,成功的推翻卡扎菲政权。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美国有1.5万家NGO在世界其他国家从事活动,他们其中,大多都接受美国政府的资金援助。

美国NGO的手,伸向了世界各地。其中,当然也包括中国。

2016年,NED的清单显示,约有9652万美元打给了中国境内的103家NGO,其中,“西藏团”拿了600多万美元,“新疆团”拿了500多万。

当然,内地对于NGO的监管,还算严格。

美国NGO在中国的战场,还是在香港。

02

香港的暴力事件,持续了半年之久。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事件的起因是,一个香港女孩和男友到台北共度情人节,却被男友残忍杀死,然后男友逃回香港。

即便男友承认杀人,因为港台之间没有司法互助和逃犯移交安排,香港警察只能以洗黑钱为名,被判处29个月。

这可是故意杀人啊朋友们,只能判29个月。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法律存在漏洞,于是有了这次修订《逃犯条例》。

一切看起来都合情合理,特区政府提出建议后,多个民调也显示,支持者远多于反对者。

但事情却突然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了:

6月9日,香港爆发大游行,反对修例。

6月21日,示威者包围警察总部,扔鸡蛋,用激光照射警员;6月26日,示威者拆掉“香港警察总部”牌匾。

7月14日,在沙田围攻警察,11名警察受伤,1名警察的手指被活生生咬断 。

7月21日,蒙面人向国徽投掷黑色油漆弹;8月3日,将国旗扯下扔入海中。

7月23日,挖掘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的父母坟墓,甚至将骨灰倾倒出来 。

11月11日,暴徒当街点火焚烧57岁老伯......

暴乱发生后,早在6月15日,香港政府以及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10月23日,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

但暴乱并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

6个月来,种种违反法律、道德和人性的事件,数不胜数。

他们的组织十分有序。还有一套十分专业的手语体系,可以在人群中快速传播消息,一个手势代表一个意思。



他们的着装十分统一,人人头盔+口罩。



他们甚至还拿着美国国旗。



因为大量的资金,专业的培训,大部分都是美国在背后提供。尤其是一个叫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组织(简称NED)。

1982年,时任美国总统里根宣布,针对苏联的意识形态开炮。

第二年,NED就成立了,他们给自己的定位是致力于“促进世界各地民主机构的成长与壮大”。

这个组织,自称是个非政府组织。但它的首任终身董事会主席是美国前助理国务卿约翰·理查森,在董事会名单中出现过的知名成员包括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和前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



组织的资金来源,主要通过美国国会拨款。美国政府都经常穷到要关门,还有钱给这种NGO拨款呢?

NED创始人之一阿兰·韦恩斯坦,透露了事实真相:NED就是CIA的白手套,只要你帮美国搞事,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另一个创始人艾伦·温斯顿(Allen Weninstein)也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现在做的许多事情就是25年前中情局干的事情。

“最大的不同是,当这些活动公开进行时,潜在的风险几乎为零。开放本身就是一种保护。”

他们每年用大量的资金,支持着国外的活动。

香港6月份游行,5月14日,香港反对派创党主席李柱铭等人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参加了研讨会,讨论的是香港修例的问题。

巧吗?就是这么巧?

再说了,香港的事情,和美国人有什么好商量的呢?



好,就算这次是巧合。2014年,“占中”事件发生之前,李柱铭、陈方安生也去了美国,和美国民主基金会人员,以及华盛顿官员会面。



你说这都是巧合吗?

同样的,占中期间,壹传媒老板黎智英曾密会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保罗·沃夫维兹。

被媒体报道后,NED公然否认参与抗议活动。

但接着,打脸就来了。

当年10月,美国国防部顾问白邦瑞亲口承认,他们不仅向民主基金会提供资金,还介入“占中”行动。

据统计,他们这些年在香港资助的金额高达106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近7500万元)。



他们拿这些钱都做了什么呢?

这是他们支持的主要机构,在资金的优先排序里,工人运动一直是核心。



他们长期资助的其中一个人叫李卓人,是香港“职工盟”的创始人,这个组织把全港多家企业的工会列为下属单位,每年收取一定的费用。 1994年,“职工盟”被NED相中了。

他们开始大量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援助。



今年7月以来,香港职工盟组织了超过80次大规模反政府罢工,导致香港旅游、酒店、零售等多个行业严重下滑。

NED在香港扶持的类似组织数不胜数。

这次外交部宣布制裁的美国NGO组织,不止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还有美国“人权观察”。

同样在今年9月,香港警方在地铁里按倒了一个外国人,他证件显示姓名为“马丁斯文内森”,身份是瑞典记者。



但是和港独打成一片,而且报道香港事件时,语言十分偏激。

最后查明实际为美国人,名叫本顿·伦德尔·奥姆斯特德,是“人权观察”组织成员。



一个美国“人权组织”的成员,假扮瑞典记者和香港暴徒打成一片,目的自然就一目了然。

美国类似的组织数不胜数,这些看起来像白莲花一样的NGO,背后其实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美国政府啊。

03

风轻云淡的日子里,NGO冲在一线,美国政府隔着大洋看个乐呵。

一旦被逼急了眼,美国政府也会不远万里,亲自上阵。

别国的内政?我还管定了。

早在2012年,俄罗斯总统普京,曾经颁布过这样一个看起来无厘头的法令:

不准美国人领养俄罗斯的孤儿。

这个法令看起来很不合乎常理,而在这背后,实际上是硬汉普京对于美国人的报复——

因为就在此前不久,美国人通过了《马格尼茨基法治问责法》。

这个法令,针对的是违反人权、腐败的俄罗斯官员。

换句话说,美国人通过了一项针对俄罗斯内政的法令。



而前几天,美国人在香港故技重施:他们通过了一个“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它到底是个啥呢?这事儿还得追溯到香港回归之前。

1992年,美国国内通过了一部叫《美国香港政策法案》。

法案中规定,将把香港当作一个充分自治的地区对待,给予香港在外贸、关税、移民签证、得到敏感技术、民间交流上的诸多优惠。



但是,这法案还有另一条规定:美国要对香港的经济发展,做出年度总结,以此来审视香港的发展。

美国还对外公开称,这是为了维护其在香港的利益。

这问题就来了,香港是我们中国的领土,就算是1992年,也和你美国没有一毛钱关系,凭什么向你美国做总结呢?



转眼27年过去了,美国非但没有停止这些想法,反而变本加厉,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法案的核心大概就是两点:

一是如果美国认为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那么就要取消其“独立关税”的地位;

二是会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

这不是赤裸裸的威胁嘛?这不是公开插手中国内政嘛?



这会让香港的外贸和经济遭受到巨大的打击。

因为香港的崛起,本质上就是因为特殊历史时期,它背靠大陆,面向西方,成为了大陆和发达国家转口贸易的主要通道。

举个例子,大陆经济最发达的上海,2000万人口,2018年进出口贸易额只有5000亿美元,每年还要向中央交税。

而香港呢,总人口只有700万,是上海的三分之一;2018年进出口1.2万亿美元,上海的2倍还多。

但他们自己才能用多少呢,大部分都进入了大陆。而这其中的每一分钱,香港都要从中收取“过路费”。

而且他们赚的钱,不用向中央交一分钱。



所以大家可能明白了,香港的崛起,背靠大陆,面朝美国。

如果香港在印尼的某个地区,可能美国都不屑于管这一摊子事儿。

因为是中国,美国管了,还拿这事儿胁迫我们。

我们肯定不会对香港怎么样,所以香港许多精英人士日日巴结美国。美国一生气,他们就紧张。

被胁迫的香港,又怎么能安心和大陆一起发展经济呢?

经济就算了,他们还把手伸向了香港的自治和人权。

对“违反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不就是把对象直接指向了和暴力战斗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们吗?

这也是示威的暴徒今天被抓捕,明天就释放的原因之一。



法案中还提出,将会为那些走上街头示威的人,提供签证上的便利。

大家明白了吗,你没钱闹,我的NGO给你钱;你闹了出问题了,我就去制裁抓你的人;万不得已,你还可以来美国避难。

这一整套下来,暴徒可不就为所欲为了吗?

他们天真地信了,但避难大概会成为一个永远的空头支票。

上一次相信这点的乌克兰,欧盟承诺他们,只要帮忙对抗俄罗斯,就可以加入欧盟。但他们到2050年都无法加入。

还有眼前的香港,回归之前,英国曾答应他们,香港居民可以持有BN(O)护照。但这个护照只能申请英国的领事协助和保护,不能自动获得在英国居留、工作的权利,也不被欧盟认可为“英国国民”。



法案通过之后,将会对香港产生常态性的影响。

就像一把悬在头顶的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来,而一旦掉下来,则会对香港产生巨大的打击。

美国正是想利用这种随时随地的胁迫,来影响大陆与香港的政治进程,其心可诛。

尾声

相比于美国天天制裁这个,制裁那个,我国在外交辞令时,显得相对平和。 所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天宣布制裁,蛋蛋姐还突然没反应过来。 但,我们不常说,不代表我们没有威慑。 1992年,法国政府向台湾出售60架“幻影2000-5”型飞机。向台湾出售战斗机,用心何在呢?

 

我方先是提出了严正交涉。随后,更是采取了一系列积极措施——如果法国放弃对台销售飞机,我方将购买20亿法国产品。 并且还向法方提供了8大类,50个项目,价值154亿美元的合作清单。 但法国政府仍孤注一掷,宣布已决定批准法企业向台湾出售飞机。 阿中哥哥一看法国这个样子,也懒得和他继续扯皮,直接开始了制裁行动。 和法国的大型合作,如广州地铁、大亚湾核电站二期工程等,全部停止。 法国小麦,一律不再进口;新的重大经贸合作项目,免谈。 就连法国驻广州总领事馆,也立即关闭。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法国政府,两次派特使访问中国,以求改善两国关系。 1993年,中法两国签订《联合公报》,核心内容只有一句,“法国政府承诺今后不批准法国企业参与武装台湾”。 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10月16日,在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 中方在回应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时,提到将采取有力反制措施,请问中方的具体反制措施是什么?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说道,“具体举措,请你保持关注”。 12月2日,中方宣布制裁。这一硬气的态度刷屏社交网络。

当我们逐渐崛起,这种对抗也许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会成为一种常态。

因为你不找事,事也会找你。

唯唯诺诺的软弱,早已经成为遥远的历史,尘封在时光里,并鞭策着我们不断前行。

让我们在未来许多个艰难的时刻,充满底气地说出一句:勿谓言之不预也。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观点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繁體中文| 联系我们|今日澳洲  

GMT+10, 2020-1-24 11:25

© AusToday.com.au